Dec 19

杂谈一则 - 小丑

Lrdcq , 2018/12/19 03:07 , 雜談 , 閱讀(415) , Via 本站原創
Joker

“It’s a funny world we live in”, Joker said.

不,这是真实的也是谎言,在Joker也就是蝙蝠侠的世界中,歌谭市是冷漠而荒诞的。如果说姥爷是在这荒诞的世界中追寻着微笑的正义之火,那么小丑着是在这意趣盎然的世界中挖掘人性的丑恶嘴脸。

Joker,也就是蝙蝠侠中的小丑角色,想必说是DC宇宙中最成功的角色也不为过。DC宇宙近一个世纪,不同的时代,不同的创作者笔下都有着不同的Joker,有纯粹是大恶人的Joker,有对逆行于世道的Joker,有姥爷的镜像角色Joker,然而最令人印象深刻的Joker,还是来自阿卡姆骑士的Joker——就是主角——也就是姥爷自己。

当主角充当义警重拳出击痛殴罪犯时,Joker站出来——你的手段和这些罪人有何区别?仅仅是不杀人而已?当主角深陷泥潭为了大义抛弃队友时,Joker站出来——你就是这么冷漠无情的人?当主角深爱的人苦苦哀求,主角却一头扎进火海生离死别,Joker站出来——你对这么对你爱的人么?当你为了自己的信条,义无反顾,勇往直前,你内心里那个人站出来——这样做真的是正确的么?身为人,我是不是太糟糕了呢?这就是Joker。

Joker就是那个在你心中的自省的形象,是你对立面,是皮鞭是号角是飓风,趋使你不断作出抉择——否则,时代会弃你而去。当然,时代已经抛下来我们绝大部分人了,咱们注定于时代的浪尖无缘——虽然这么说,想必你内心的Joker也不会认同的吧。还是会有犹豫,还是不相信这个世界的宿命,还是在正确,与正确,与正确之间,被繁杂的思绪所困扰。

你就是Joker,Joker是你的背面,你的影子,你成为完整的一个人的一部分。这也就是阿卡姆骑士中姥爷和Joker的关系,在故事中,姥爷,当然是我们绝对的正义绝对的勇气,那Joker,就是姥爷内心最深处的恐惧与执念。经常会说,镜子的两面交换也就是一瞬之间,背景不同,立场不同,Joker也会是那个拥有绝对的正义绝对的勇气的时代之巅的主角。

阿卡姆骑士开场“这就是蝙蝠侠之死,这就是小丑之死”,就是在偷偷提醒我们,成为一个完整的人,一个有血有肉的有人性的智慧生命体,硬币的正反面缺一不可,没有Joker,你只是个机器而已,或者连机器都不如;如果变成了Joker——绝对的混乱也是绝对的正义——不管是死亡机器还是执法机器,并没有什么区别嘛。

这个故事和物语系列的绝对主角阿拉垃圾君和他的影子——扇的关系也是一致的,甚至可以注意到扇的创作思路和Joker也是高度相似的——带来混乱的人,也是将道路走向另一种正确的人。垃圾君在和扇的最终决斗中保护的扇,并接纳了她,因为“你是我的一部分,我是正确的”——即使追寻这种正确的道路艰难,或者是几乎不可能。

也许历史上真的存在已经摒弃了Joker的人,是悠然见南山的陶渊明,谈笑无还期的王维,但是也有安得广厦千万间的杜甫,先天下之忧而忧的范仲淹。历史的进程真的是正确的么?想必身为Joker的你也有了自己的选择,毕竟,这个是个丰富多彩充满未知的有趣的世界呢。


渴望死亡的小丑

一直以来,我过着羞耻的生活——于是,我带上面具,成为小丑。

第二个故事来自《文学少女 一:渴望死亡的小丑》,当然,这是一个戴上小丑的面具,才能看得更清晰的故事——描述的是一个非常极端非常罕见的女孩?但是这样的事情你也是这样吧。多愁善感的你,冷漠无情的你,积极乐观的你,渴望死亡的你,善良的你,罪恶满贯的你,这些极端的用词,想必同时用在每个人身上并没有什么不合适的地方。毕竟我们看到的你,是戴上的扑克脸的,小丑面具的Joker嘛。这就是真实。

我一直以来过着羞耻的生活——重新阅读这几个字,是否有一股热血扑向面颊。曾经中二的你真的还没有一点小小的追求么?曾经做错的那些事情真的就这样过去了么?我这个人是不是真的太糟糕了呢?揭下面具,自省正视软弱不堪的自己,你在这个世界中真的值得有一丝立足之地么?而戴上面具,你就是那个渴望死亡的,小丑。

人人都是渴望死亡的小丑。无论性善说,性恶说,无论追寻秩序,还是混乱,无论是正义,还是自私自利。这些都是每个人的一部分,没有客观的好坏之分,只有主观的——或者说是带着社会集体价值观的片面的判断。而社会,是致命的——义愤填膺的键盘侠,冷漠无情的路人,还是法制机器的一部分,还是街头广场舞舞蹈队——你身边的每一个人都围绕在一个群体的价值判断中。咱们这个世界并不会关心每一个人到底怎么样,集体才是真正主导这个社会的中坚力量。集体中的一员的你,每一个人戴上面具——集体即为我们的面具。

有一个好友群,几个亲密的伙伴,南方人,北方人,西部群众,东部土豪,澳村绿卡居民,美帝学霸,每一个人的生活背景,阅历,价值观,爱好,追求千人千面,没什么可以说是相似的。不过我们的共识是,遇到困难,smokestupid就好。想想你们身边,无论是好友圈,学校,职场,家里,你会保持一些这样的默契么?smoke自然会的,没有人会真性情的把自己毫无保留的曝光给社会大众;也许只有最亲密的人,父母,爱人,闺蜜也会打一个问号,才有可能,接纳真正的你,你还会有所犹豫吧。

当然,回到《文学少女》中,故事的主角竹田千爱觉得“一直以来过着羞耻的生活”,自己是一个“没有感情的怪物”,一边带着小丑的面具,忍受着对自己的“绝望”,一边四处寻找自己这样“不合格”的人,在社会上立足的抉择与答案。《绝望先生》中也有类似的故事,充满“缺陷”的绝望的少女们,曾经寻求过自杀的少女们——被救赎的故事。而相同的故事,救赎的方式很简单——当然并不是给予完全对称的希望,而是——接受戴上面具的自己——并走出舒适圈,听从时代的召唤。

所以这样的面具并不用在意啦,小丑这样的角色才正是我们遇到的每一个人看到的样子。很苦闷吧,觉得羞耻?觉得自己是怪物?文学少女中,竹田千爱也告诉了你答案:只需要明白一件事,即使和别人不一样,但请一定要好好活下去。


人间失格

生而为人,我很抱歉。

我并没有非常完整,甚至带上笔记的阅读过《人间失格》,甚至我也完全不认同《人间失格》中的丧文化——毕竟从创作者的角度,《人间失格》更像是太宰治“自我陶醉”而不是所谓“大众文学”。不过,上文确实多处提到,“生而为人,我很抱歉”,这个灵魂拷问。

这篇随笔是小说《文学少女》与游戏《蝙蝠侠阿卡姆骑士》的观后感,这样子。故事中都提到了Joker,小丑——虽然他们的象征意义其实不尽相同,也均提到这个问题:生为人,我是不是太糟糕了。

这一点,两个截然不同的故事给出了非常统一的答案:对,真的很槽糕,但是这就是你成为人的一部分。

人无完人,每个人都是庸俗愚昧的。也许太宰治从这些字里行间看到的是绝望。然而非也,当每愚昧腐朽的垃圾的,背后的Joker,面具的Joker还是“天然呆的傻笑着”“It’s a funny world we live in.”,也请意识到,小丑,这也是每个人的一部分,社会的一部分,这是真实。

《人间失格》确实是一个很棒的文学作品,但是作为故事,它是没有任何意义的,作为文化,它才是失格的。我作为小丑,这种愚蠢的文字还是丢进火坑里更好呢smoke
关键词:joker
發表評論
暱稱   密碼   訪客無需密碼
網址   電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