Jan 11
在这里阅读的是,微信安卓653.980版的反编译后的代码。很清晰的可以看到,小程序在代码中被称为appbrand,主要逻辑放在包com.tencent.mm.plugin.appbrand下面(部分抽出的ui控件除外);另外引用了3个js资源,均在/assets/wxa_library/下。虽然很大部分代码被混淆过的,但是适当的反编译后,我们还是能看出绝大部分东西。
Jan 11
这两天拆了一个微信小程序的自定义文件格式wxapkg(详见另一篇关于微信小程序的博客文章),虽然这个文件格式确实很简单,不过也是基于我以前拆文件的经验才分分钟看透的。既然有做了这么一件事儿,那就来顺便总结总结,对文件逆向工程时我的思路和方法。

-1. 开始前的工作

我们需要一个hex编辑器,不需要编辑的话hex浏览器就可以了
我们需要样本文件,至少要两个。如果有能够生成这个文件的软体本体更好。
我们先尝试过常见文件格式进行操作,比如zip什么的,太常见了。
Jan 9
Dec 18
灯笼梦

清晨,梦醒来之时,总觉得失去了什么重要的东西。

当懒散的阳光瘫软在窗外熙熙攘攘的树叶与人群中,偶然或者必然的从窗帘的缝隙中抛洒出一道金闪闪的晨曦,投射在梦醒之中的脸颊上;恍然,如面前悬挂着一盏陈年业火所承的槐木灯笼,无声无息的倾洒出笼中那股冉冉砰动的劲儿——一股要把自己从梦的遗思拉回到新的一天的力量。
Dec 2
JSPatch是iOS开发中最常见的热修复/热更新方案。简单的说,JSPatch主要基于jscore运行时动态允许脚本和ocruntime的动态特性,通过js脚本控制oc上下文中的程序以达到目的。选择jscore作为脚本引擎很大目的是为了绕过appstore关于程序动态特性的上架审核规则(reactnative同理),而基于oc的runtime特性是能实现热修复的基础,因此在swift中,不是基于nsobject的类是无法使用这个热更新的,这也是现在swift还没在中大型工程中广泛使用的主要原因之一。
Nov 9
大家都知道Adobe家和Autodesk家的多媒体软件都支持使用简单的脚本来进行批处理操作。其中赫赫有名的是3dsmax等使用的maxscript,可谓是max建模套件标配;而在ps使用中,大家多半通过录制动作来完成大部分批处理操作,然后某一些需要数据按一定规律改变,或者需要随机数据加入的时候,动作功能就可能显得有些力不从心了。这时候,Adobe家的脚本批处理工具就可以大展拳脚了,而作为跨平台最方便了,当然是js。
Oct 9
由于新一波react-native制作的app开始开发,因此也开始继续深入的从native角度了解和使用React-Native。编写Native Modules已经是用得轻车熟路了,随着版本更新这方面的改动也不是很大并不是什么问题,而编写Native UI Components随着多端ui控件统一和业务上需要一些定制性较高针对性较高的界面元素,提上了日程。因此,在实际业务编写中便携多个Native UI Components并有一些关键的问题,记录以下。
Sep 23
之前制作TabCalendar的过程中,在下拉部分的事件处理感觉还是写得比较稚嫩,因此自我感觉还需要再练练手。因此这次选择下拉刷新组件开刀,原因有3点:
1.在业务使用中有需求,实际app中很少有使用android自带下拉刷新的,都是仿iOS的重置版本,因此我们也需要一个。
2.虽然只是一个简单的交互,但能够在他上面耍的花样很多,值得抽象整理一次。
3.其涉及到双层滚动等各种触控问题,值得整理一次。

嗯,因此这次抽象了SwipeRefreshAbs作为基础抽象,并尝试了多个交互设计的实现。下面挑重点的记录。